经典散文_经典名家散文阅读_经典短篇散文_经典爱情伤感散文_第8页_随笔吧
经典散文

经典散文

随笔吧经典散文栏目为你提供经典散文阅读,包括经典名家散文,经典爱情伤感散文等

  • 张承志《背影》

    日期:2017-05-25 点击:217  栏目:经典散文

    成年以后,有时我会在恍惚中陷入一种若有所思的混沌中。有些儿时的影影绰绰的幻象,在那时明灭倏忽地掠过空茫的视野。我感到了一种诱惑和神秘;但我不能解释。那是什么呢?...

  • 张承志《又是春天》

    日期:2017-05-20 点击:602  栏目:经典散文

    连日来北京阴云不开,冷雨夹风,已经暴热了一场的城市又抽去了些噪闹。都市人如果说到天气,多半会用"北国之春姗姗来迟"之类的话吧,可是我想,对于...

  • 张承志《最净的水》

    日期:2017-05-20 点击:203  栏目:经典散文

    听人说,北京的水质硬而不纯。烧开了水,要歇几分钟再用,才少些白锈。有闲时试了一下,不知其然。和滚沸时便冲了的茶相比,也比不出个结果。又在哪个电影里听来一句:&q...

  • 张承志《游牧的校园》

    日期:2017-05-20 点击:224  栏目:经典散文

    可能就是在那个风雪交加的冬天里,有一颗怪异的种子播下了。因为一九八八年是北大建校九十周年,我可以算出那是十六年前的冬季。但是,恍如他世的感觉模糊了手中的笔--在...

  • 张承志《悼易水》

    日期:2017-05-20 点击:215  栏目:经典散文

    我也曾在易水,掬着销肠伤骨的冰冷河水一口口喝下。已经时隔二十年了,忆起来仍然禁不住打一个寒噤:好凉啊……如今窗下南眺,只见楼涛楼浪滚滚向南,只有混凝土沙漠上腾曝...

  • 张承志《木石守密》

    日期:2017-05-20 点击:212  栏目:经典散文

    原来在国家公园组听那些人介绍时我连这个地名也没听见。后来从密西西比上游向丹佛出发时我还没有搞清方向,那时总算知道目的地的州名叫科罗拉多。后来在小飞机场转机,又坐...

  • 张承志《圣山》

    日期:2017-05-20 点击:195  栏目:经典散文

    离开民族研究所时,只用一个多小时就办完了一切离所手续。感叹过一瞬,觉得毕竟是求学钻研九年的旧地,人的缘分薄时也真是太薄了。走下大门台阶时突然怅惘了一会儿:我的一...

  • 张承志《生命如流》

    日期:2017-05-20 点击:348  栏目:经典散文

    原来生命还会有这样的流程。三年前,也是在这样一个十二月的冬夜,我为自己的第一个小说集《老桥》写着后记--而此刻,环境就仿佛是凝固着一般丝毫未变,那一夜的寒风仿佛...

  • 张承志《荒芜英雄路》

    日期:2017-05-20 点击:363  栏目:经典散文

    传奇的阿勒泰山脉终于摆在我两眼之前了。比起天山也许确实多少有些舒缓,但依然是雨坡松林黑郁,阳坡绿草明媚。对于新疆来说,这是偏僻的死角,然而我却清楚它应当是通路。...

  • 张承志《潮颂》

    日期:2017-05-20 点击:193  栏目:经典散文

    午夜将临的宁寂中,有时独坐着凝望漆黑的窗,眼中会渐渐幻视。那时心境会潜入一片丰富的暗晕,漆黑演化出世界般重重叠叠的潮,使人的心醒悟般静了。像病愈般喜悦地独自凝视...

  • 张承志《雪中六盘》

    日期:2017-05-20 点击:353  栏目:经典散文

    离开沙沟和西吉滩,离开了头戴六角帽的哲合忍耶回民的黄土山庄,在大雪纷扬中,我们穿过了一片片斑驳错落的村寨,来到了单家集。但那弹洞累累的清真寺和闻之已久的红军遗迹...

  • 宗璞《送春》

    日期:2017-05-16 点击:165  栏目:经典散文

    说起燕园的野花,声势最为浩大的,要属二月兰了。它们本是很单薄的,脆弱的茎,几片叶子,顶上开着小朵小朵简单的花。可是开成一大片,就形成春光中重要的色调。阴历二月,...

  • 宗璞《猫冢》

    日期:2017-05-16 点击:192  栏目:经典散文

    十月份到南方转了一圈,成功地逃避了气管炎和哮喘--那在去年是发作得极剧烈的。月初回到家里,满眼已是初冬的景色。小径上的落叶厚厚一层,树上倒是光秃秃的了。风庐屋舍...

  • 宗璞《客有可人》

    日期:2017-05-16 点击:199  栏目:经典散文

    这天天气很好。我想在客厅摆些花。五月初,花不少,插两枝丁香或几朵月季就可以添许多生气。可是似乎到客人来了,花也没有插上。客人是英国人。一位是多丽斯·莱辛,根据报...

  • 宗璞《药杯里的莫扎特》

    日期:2017-05-16 点击:180  栏目:经典散文

    一间斗室,长不过五步,宽不过三步,这是一个病人的天地。这天地够宽了,若死了,只需要一个盒子。我住在这里,每天第一要事是烤电,在一间黑屋子里,听凭医生和技师用铅块...